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他是攝影界的“好色之徒”,創造世界最貴的雜志,為阿黛爾拍攝大片

2019-11-14 09:15| 發布者:cphoto| 查看:1308| 評論:0|來自:私房藝術

摘要:假若將繪畫、詩歌融入到攝影里會是怎樣?是會有油畫一樣的濃郁色彩?還是會和詩歌一樣韻律優美?美國攝影師Erik Madigan Heck的作品給了我們答案。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色彩調教高手,對于種種美到不真實顏色的采用信 ...

假若將繪畫、詩歌融入到攝影里會是怎樣?

是會有油畫一樣的濃郁色彩?

還是會和詩歌一樣韻律優美?

美國攝影師Erik Madigan Heck的作品給了我們答案。

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色彩調教高手,對于種種美到不真實顏色的采用信手拈來,讓拍攝對象成為畫中人。

初見驚艷贊許,再望余味悠長。

他大膽利用色彩、光影來構圖,打造瑰麗而夢幻的視覺盛宴。

他是炙手可熱的時尚攝影師,多次受邀為《紐約時報》、《TIME時代》、《紐約雜志》、《MUSE》等拍攝作品。

還入選了福布斯“30位30歲以下精英”、Foam天才計劃等,他還曾創辦世界最貴的雜志。

可是,他卻說自己不是一名攝影師。

在Erik看來,與其說他是一名攝影師,不如說他是一個藝術家。

從小他便在父母的熏陶下,逛遍了各大博物館,繪畫、詩歌、神話等組成了他最初奇妙的藝術世界。

到了大學,他本科學習的專業是政治學,而讀碩士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時裝設計學院攝影及電影研究藝術專業。

這世上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作數。

這些經歷在日后成為了豐富Erik藝術成就的養料,也使得他形成了獨樹一幟的個人風格。

他說:“我的作品中最重要的是色彩。顏色能激發觀看者的感情,我想拍出情緒化的顏色。”

在這一場場絕妙的色彩游戲之中,沒有艷俗,只有優雅、只有生動,只有不同媒介碰撞所產生無限能量與可能性。

你可以在他的攝影作品中看到油畫般濃烈的色彩與質感。

但卻又有一種寧靜、高貴的古典氣質。

各種色彩毫無拘束的激烈碰撞,卻又并不喧鬧,而是格外的純粹、凈潔,富有藝術感。

而由于他作品中透露的微妙高級感,人們稱他為拿著相機的畫家,也讓他成為各大時尚雜志、奢侈品大牌的寵兒。

在23歲時,他就創辦了當時世界上最貴的雜志——《Nomenus Quarterly》。

這本雜志已經遠遠超越了作為一本雜志的本身含義,它已是一件奢侈品。

每一期的圖片都是著名攝影師未曾發表或專為該刊物拍攝的作品,當然也包括他本人的作品。

那么這本雜志究竟有多貴?

最初它的價格是2500美元(約16000人民幣)一本,而且每期全球僅供50本;

然后六期過后,Erik不僅沒有降價,還把價格漲到了6500美元(約41000人民幣)。

是的,你沒看錯,一本雜志的錢可以買一個愛馬仕入門款的包包,重點是每一期僅限量10本!

可惜的是Erik在2013年停止了該雜志的發行。

理由是他厭倦了因為商業利益的不斷妥協,只想在自己的色彩世界里自由撒野。

他最為擅長的是時尚攝影,可他卻并不喜歡強調穿著服裝的名人與模特,

而是更注重表現服裝設計線條、顏色及質料細節。

他甚至拍攝了一組《無臉》主題的照片,所有模特都是以背影出鏡,

而每一件衣服都好像擁有獨特的生命,在鏡頭下面熠熠生輝,令人一眼難忘。

針對不同風格的服裝,他都選用了不同的色彩背景,與服裝本身呼應,更加襯托衣服的材質與精美細節。

美與時尚所關乎的不是臉龐,而是表達的態度與獨特的風格。

在Erik看來,不應去模仿前人的拍攝手法,因為無論如何也無法去超越以前的攝影大師,而是應該創造這個時代里專屬于自己的東西。

而他在攝影前會去讀藝術史,去尋找繪畫與攝影之間的獨特語言。

他會在照片上繪畫,也會在攝影中運用電影的光影理念。

他不拘泥于創作的手段與媒介,通常需要5到6周才能完成一個項目。

但是你永遠無法想象他會帶給你怎樣的色彩沖擊。


12下一頁
1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