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白人羞于啟齒的暗黑歷史:拐騙土著入獸籠,打造“人類動物園”

2019-11-4 16:45| 發布者:cphoto| 查看:691| 評論:0|來自:大獅

摘要:喜歡科學的朋友,或許聽到過“地球動物園”這個詞匯,一些科學家認為人類是外星球高智慧物種豢養在地球上的“動物”,他們看我們,就如我們去動物園看大猩猩是一樣的道理。當然,“地球動物園”只是個假定,不過是一 ...

喜歡科學的朋友,或許聽到過“地球動物園”這個詞匯,一些科學家認為人類是外星球高智慧物種豢養在地球上的“動物”,他們看我們,就如我們去動物園看大猩猩是一樣的道理。

當然,“地球動物園”只是個假定,不過是一些科學家的奇思妙想罷了。然而將人當成“動物”來對待,這可是實打實發生過的。“人類動物園”曾經流行于西方世界,而這段白人羞于切齒的暗黑歷史,也被認為是西方世界最大的恥辱。

早在1835年,歐洲大家族麥迪奇家族在梵蒂岡打造了一個另類“動物園”,在這個動物園中除了那些從非洲捕獲的動物之外,還有一種“動物”就是非洲土著。那些被白人從不同部落或強迫或誘騙或購買來的土著被強行打上各種標簽、種族、產地、特征和習性,他們分別被關在不同的場地,“表演”屬于本部落的原始生活,供那些白人先生、太太觀賞、娛樂。

白人將他們視為未進化的猿人,經常朝著他們投擲零食和點燃的香煙,看他們如猿猴一樣的表演。

1886年,巴黎打造了大型的“人類動物園”,被逼迫在這個“動物園”展示“異族風情”的土著多達幾十個種族。法國市民爭先去觀賞這些從非洲各地運來的土著,這些土著是主人的私人財產,因為他們賣力的表演,讓主人盆滿缽滿。

到了19世紀初,隨著殖民范圍的擴大,大量“人類動物園”出現在歐美各地。人種更是千奇百怪,除了最基本的非洲黑種人之外,黃種人、棕種人、紅種人也被加入“動物園”中。

1906年,來自剛果的 昂·本加(Benga) 為了能過上更好的生活,自愿跟隨他的白人主人來到美國。 本加所在的部落身材相對矮小,因此他常常與猩猩一起表演,除了拉弓射箭之外,他還要表演高超的爬樹技能,甚至還要與紅毛猩猩表演摔跤,跟蟒蛇表演決斗等等。他在場地內賣力的表演,收獲的是掌聲和零食,以及零鈔,盡管這看上去毫無尊嚴可言,但他的確收獲了不少報酬。報紙對他紛紛報道,他一度曾為“動物界”的明星。

然當時的美國種族運動日漸頻繁,一些組織對本加的表演發出抗議。這使得本加失去了工作,賺不到錢的他,被主人拋棄。他試圖去找工作,但處處碰壁,他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太天真,白人根本沒有把他當人看,在他們眼里本加只是個會行走的“動物”。

有個煉油廠好心收留了他,但他被同事嘲諷為猴子、原始人,本加起初忍氣吞聲,但最終忍無可忍,他打算返回非洲老家過那種天然原始的生活。但很不巧,第一次時間大戰的爆發導致航線關閉,抑郁的本加最終以自殺的方式結束了自己卑微的生命。

盡管美國人發起了種族運動,但法國當時還沒有這種觀點,“人類動物園”依舊存在,單單在1907年的巴黎,這些怪異的“動物園”就超過百萬人參觀。可想而知,“動物園”承包商的收入有多可觀。

非洲少女薩特杰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她的祖輩都是奴隸,她出生在荷蘭的一個農場內,父親死后,奴隸主將她賣給了法國人。薩特杰有個遺傳的特征——臀部出奇的碩大,這成了她的“資本”。法國人將她買走之后,在“動物園”中展覽,她迅速成為“名人”,每一個巴黎市民都想看看這個身材怪異的非洲少女是個什么樣子,也就是說她的身體幾乎向每一個巴黎市民展覽過。

從進入“動物園”的那一刻,薩特杰幾乎再沒穿過任何一件衣服,這個非洲少女出奇的聰明,不但懂得荷蘭語、法語、對英語也在行,跟任何人都能對答如流。她被頻繁帶到貴族的酒會上,供那些貴族老爺、夫人近距離參觀。

為了讓她可以賺更多的錢,她的主人帶她到英國“巡演”。四年之后,觀眾對她失去了興趣,主人把她低價賣給了一個法國馬戲團,這個馬戲團帶她到各地展覽,常年的勞累讓薩特杰身體虛弱,她又染上酗酒的習慣。最終,年僅25歲的薩特杰在痛苦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可憐的薩特杰死后并未得到清閑,她被制作成標本陳列在博物館,直到2002年,才被曼德拉總統帶回故鄉。

時至1958年,西方仍舊存在“人類動物園”,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世界博覽會上,仍有所謂的剛果村莊展示,其中一張“現代貴婦喂食黑人小女孩”的照片廣為流傳,引起了種族運動者們的抗議,隨著人種族觀念的改變,那些明目張膽的“人類動物園”終于成為了歷史。

時至今日,白人絲毫不愿意提起這段歷史,對于他們來說,或是羞于啟齒的吧。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