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他用影像日記,留住與父親相伴的時光

2019-11-4 15:00| 發布者:cphoto| 查看:653| 評論:0|來自:Uni旅圖

摘要:這是一位攝影師的寫真散文集他將影像當做日記在父親生命的最后3年里留住了平凡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短期記憶的缺失讓父親時常陷入混亂之中他用紙和筆寫下的那些凌亂的困惑在房間里四處散落著但他也有令人驚訝的一面畫面 ...

這是一位攝影師的寫真散文集

他將影像當做日記

在父親生命的最后3年里

留住了平凡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短期記憶的缺失

讓父親時常陷入混亂之中

他用紙和筆寫下的那些凌亂的困惑

在房間里四處散落著

但他也有令人驚訝的一面

畫面中這位98歲高齡的老人

時不時會變得像孩子一樣充滿活力

或是說出些犀利的話語

在父親生命長廊的盡頭

他用相機捕捉那些彌足珍貴的痕跡

用一張又一張溫暖人心的影像

記錄他們相伴的時光

DAYS WITH MY FATHER

與父親相伴的日子

Phillip Toledano

Phillip Toledano 在母親突然離世后,才了解到父親的詳細病情,和那些母親一直沒告訴他的事。

98的父親并不是阿茲海默癥患者,但卻沒有短期記憶。他時常不記得15分鐘前,剛剛發生的事情。

他們從母親的葬禮上回來,到家后父親就陷入了混亂,時不時地問他,你媽媽去哪了?

他只好小心翼翼的解釋母親已經離開的事,而每一次聽完,父親都無比震驚:

“為什么沒有人告訴我?”

“你怎么不帶我去參加她的葬禮?”

“我為什么沒去醫院看望她?”

父親不記得,他就不得不揭開那些未愈合的傷疤,一遍又一遍的重述這件令人悲痛的事。

反反復復的問答對兩人來說都是種殘酷的折磨,直到后來,Phillip再也經不住這樣持續性的煎熬。

于是他開始告訴父親,媽媽去了巴黎,她正在那里照顧她生病的弟弟。

母親走后,他和父親就成了彼此唯一的親人

生活平淡地繼續著, 而Phillip則開始用影像文字記錄與父親有關的瑣碎日常,記錄那些有趣的、悲傷的、令人懷念的,甚至是無關緊要的小事。

父親在家中,留下了各種各樣的字跡。

他們出現在一切你想得到和想不到的地方。有時上面書寫著他未曾說出口的不安與憂慮:大家在哪里?發生了什么事?

而有的時候,他卻思路清晰,心懷遠智。他依舊認真地思考著該用剩余的人生做些什么,也時常鼓勵Phillip要努力變得更優秀。

Phillip說,父親Edward年輕時很帥,是人們說的那種,像個明星一樣的帥。

事實上,在上個世紀30年代,他還真算是個好萊塢明星。某天,Phillip還找來了父親曾經出演的電影,兩個人一起看了一下午。

因此,當他在鏡子里看見一張飽經風霜、不再英俊的臉時,他也會變得格外沮喪。

“他已經98歲了,卻還有虛榮心呢,”Phillip打趣的而說到。“這讓他那份小小的虛榮,都顯得有些超凡脫俗了。”


12下一頁
1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