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風光攝影師:驚險與欣喜并存

2019-9-25 10:34| 發布者:cphoto| 查看:1151| 評論:0|來自:攝影世界

摘要:職業風光攝影師是個令人羨慕又生畏的職業。羨慕:他們總是置身山水美景中工作;生畏:自然環境諸多危險變幻莫測。有時,他們為了拍下某一個瞬間,一等就是幾個小時或者幾天的時間。有時,他們為了記錄下絕美的景色, ...

職業風光攝影師是個使人戀慕又生畏的職業。戀慕:他們總是置身山水美景中工作;生畏:自然情況諸多危險幻化莫測。

偶然,他們為了拍下某一個瞬間,一等就是幾個小時大概幾天的時候。偶然,他們為了記錄下絕美的風景,需要奔走風塵,深入危險重重的無人之地。

隱藏的匕首

而這些艱辛的支出,只為了把凡人看不到的事物顯現到觀眾眼前,讓觀眾感遭到大地之美。來自美國俄勒岡的攝影師亞歷克斯·諾里加(Alex Noriega),就是眾多優異風光攝影師中的一員,他的照片就像被附上了魔法一樣,越看越治愈心靈。

亞歷克斯·諾里加是一位全職風光攝影師,他在 2016 年一舉拿下了年度國際風光攝影師、美國年度風光攝影師及愛普生國際全景攝影獎總冠軍等多個重量級獎項。

冬季的樹

憑仗著氣概怪異、極具美感的照片,他的作品還經常刊登在各類攝影雜志和旅游刊物上,而且在交際收集上還收獲了一多量忠厚粉絲。

除了平常的拍攝外,諾里加定期還會在線上和線下舉行一些攝影的教程,分享自己在風光攝影理論中的心得。

一扇光的窗戶

當你在旁觀他的照片時,并沒有震動民氣的視覺沖擊,更多的是安好,一種很是舒適的狀態,如同一抹清茶,使人耐人尋味。

這也是諾里加和其他風光攝影師最大的分歧,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用中長焦停止拍攝,意在表現大自然自己的紋理和線條之美。

諾里加經常在徒步觀光中獲得拍攝靈感,他以為攝影師可以經過鏡頭的取舍,在自然中締造屬于自己的風光。

狂風雪

最初,諾里加買相機只是為了在 eBay 上賣工具而拍出更好的照片。但后來他操縱余暇時候去進修攝影,他漫無目標地攝影。

從故鄉威斯康星州到加利福尼亞的一次公路觀光讓他看到了之前只在電影、電視和電子游戲中見過的氣象——山脈和沙漠。這些風光的壯觀和綺麗令他深深厚迷,吸引他專注拍攝風光和自然風光。

對話亞歷克斯·諾里加

你是從什么時辰起頭攝影的?

亞歷克斯·諾里加:大約 10 年前,2009 年末或 2010 年頭。

你拍攝最多的題材是什么?

亞歷克斯·諾里加:我喜好拍攝美國西南部的沙漠、樹木、峽谷、巖石、土壤、河流和方山(常見于美國西南部)。我感覺不管是自然天下的哪一部分,那時的光和情況都讓我很沉迷。

緋紅

你處置攝影這個職業的初衷是什么?為什么喜好攝影呢?

亞歷克斯·諾里加:攝影最初吸引我的是技術方面——我只是喜好操縱光影記錄的工作道理,在相機上玩手動設備,在景深和焦距上不竭調解嘗試曝光等。

現在,我對攝影的態度已經釀成一種酷愛,由于它可以轉達一個可信的現實氣象,同時讓攝影師可以自在地停止藝術創作,締造出新的天下和空氣。

你在攝影前會做哪些預備?

亞歷克斯·諾里加:當我對某個主題感愛好,我喜畛刳肯定一個構圖之前,仔細檢查場景的分歧角度,漸漸地、有條理地完善我的創作,以便消除一切能夠的干擾。

然后我會期待,偶然是幾個小時,直到光照到我想要的最好位置和結果時,才會拍下照片。

光影夜曲

你在拍攝中都碰到過哪些困難?你都是怎樣克服的?

亞歷克斯·諾里加:作為一位自然風光攝影師,在處置遠程或艱辛的徒步觀光、偏僻地域野營或極端天氣時,凡是會碰到很多困難。

當我創作時,我不想被其他身分專心,我會盡最大的盡力來面臨逆境,我會告訴自己,沒有這樣的困難,就沒有使人冷艷的照片,一切辛勞的支出都是值得的。

固然,具有合適的戶外裝備對這個工作是有很大幫助的。

請與我們分享一次難忘的拍攝履歷。

亞歷克斯·諾里加:客歲冬季,我去黃石國家公園的觀光非常使人難忘。水蒸汽從泉水中冒出來,與四周的樹木融合在一路,水蒸汽使光芒發生屢次折射,就像快速移動的霧,就像海浪。

我連拍了很多張,每一張曝光都紛歧樣,景色也紛歧樣。那時全部景區覆蓋著厚厚的積雪,與泉水冒出的熱氣構成鮮明的對照,很奇妙。我為大自然的異景異景而贊不絕口。

獨處

你希望你的照片給觀眾帶來什么感受?

亞歷克斯·諾里加:我希望我的照片能給觀眾帶來一種奧秘感,激起他們的設想力,大自然很具有吸引力的,很多人永久也不會有機遇看到我所看到的風景,所以攝影是一種向他們展現自然的方式。

為了拍攝美景,你去過幾多個國家?

亞歷克斯·諾里加:我只在美國拍過照片。我很榮幸能生活在一個幅員廣寬、地域多元化的國家。

我們這里有天下著名的沙漠、森林、山脈和海岸,人們可以花一輩子的時候去摸索和拍攝它,但仍然不能拍攝全。

我相信,只要能找到一個感愛好的主題,就不必為了建形成心義或有影響力的圖像而遠行。不外我想能有機遇去此本國家拍攝自然風光也將會是不錯的體驗。

你在生活中也是一個悲觀積極的人嗎?你感覺你的性情和你的拍攝氣概存在著怎樣的關系?

亞歷克斯·諾里加:我一般都很悲觀和積極,這有助于克服一切藝術家終極城市碰到的困難——不喜好自己的作品。

即使我偶然會損失靈感,但我總會有耐心地完成創作。我不曉得這能否會像我的獵奇心和設想力一樣影響我的拍攝氣概。

不外我喜好建造能激起我自己設想力的影象,它能喚起我心里對悠遠或陌生天下的向往。

秋天騎士

處置這項工作以后,給你的生活帶來什么改變?

亞歷克斯·諾里加:它改變了我的平生。由于我是個體戶,我有極大的自在。我自己掌控我的時候,只要拍出好照片,我曉得終極會有人由于欣賞我的作品而買下它的。

也正是由于這份工作,我已經在全國各地搬了好幾次家。今年秋天,我要分開位于承平洋西北部的家,全職觀光,在觀光拖車里和我的女朋友在北美各地攝影。所以我的全部生活方式將以觀光、體驗和拍攝自然為中心。

假如不攝影的話,你一般會做些什么?

亞歷克斯·諾里加:我喜好彈吉他,看電影,念書,玩電子游戲。我也喜畛囟足和體驗大自然,但我經常在這樣做的時辰攝影。

你未來的職業計劃是什么?

亞歷克斯·諾里加:我只想繼續觀光,繼續攝影。很榮幸,能做我喜好做的事。

亞歷克斯·諾里加

(圖:亞歷克斯·諾里加;文:格瑞特)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