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對話秋山亮二:解鎖《你好小朋友》的時光密碼

2019-8-10 10:15| 發布者:cphoto| 查看:1035| 評論:0|來自:新華社客戶端

摘要:秋山亮二先生接受攝影世界專訪,新華社記者杜瀟逸 攝對話秋山亮二您是否還能回憶起當年被邀請到中國拍攝時的情景?當時您的第一反應是什么?秋山亮二:當時我還是三十幾歲,處在非常想拍照片的時期。所以,那時候我 ...

秋山亮二師長接管攝影天下專訪,新華社記者杜瀟逸 攝

對話秋山亮二

您能否還能回憶起昔時被約請到中國拍攝時的情形?那時您的第一反應是什么?

秋山亮二:那時我還是三十幾歲,處在很是想攝影片的期間。所以,那時辰我感覺這是個很好的機遇,不但可以來中國,還可以縱情利用膠卷停止拍攝。工作的內容就是隨意拍攝自己喜好的工具,根基上也沒有什么限制,是以我感覺很是高興。

在拍攝《你好小朋友》之前,您已經來過中國很屢次。在 1970 年月,來中國觀光是不太輕易的事吧?

秋山亮二:在拍攝《你好小朋友》之前,我已經加入過幾次攝影觀光團,隨團有專門負責調和各類事務的人。后出處于在《朝日攝影》雜志工作的關系,也伴同讀者一次到訪過幾次,是以并沒有碰到什么困難。

我第一次出國事去印度。為什么是印度呢,是由于我誕生在日本,在日本上大學,學的又是歐美歷史,因而我忽然想,對這個位于地球儀中心位置的印度還不太領會啊。可是仔細想想,我也不太領會中國啊。一樣在用漢字,白居易、杜甫等前人的詩詞也是作為根本課程進修過的,也去過橫濱的中華街,而且中國并不是相隔何等悠遠的國家,是以我一向以為自己已很領會中國。但在那時同時感覺,中國事間隔很近但還不太開放的。

關于“小朋友”這個主題,您是事前思考過的嗎?還是后來在拍攝中逐步梳理出來的?為什么最初定下這個主題?

秋山亮二:拍攝小朋友是我的一個重要主題。我經常惡作劇說,我喜好拍攝人像,不外是穿著衣服的人,我不喜好拍不穿衣服的人(笑)。可是,孩子們是在心理上“脫掉衣服的”,會把自己率真地展現出來。假如眼前有這樣的小朋友,我會很是高興,我也會立即進到阿誰天下里,恍如變回到兒童時代。對于我來說,這真的是很是重要的一個主題。

在有人找我來中國攝影之前,我由于公司(小西六)拍攝日歷的工作,去過幾次歐美。在美國首要拍攝大峽谷什么的,小朋友并不是拍攝中心。可是我還是經常拍攝小朋友,大要給大師留下深入印象,所今后來有人說,假如拍小朋友,選秋山挺好啊,是以就指名我來拍。


您那時對中國的印象是怎樣的?有什么出格深入的嗎?那時中國的生活條件還比力艱辛,您的吃住條件怎樣樣?

秋山亮二:那時的中國,讓我感受自己像是回到了童年時代的日本。同業的中國同事們利用的器械、包,感受像是我小時辰用過的工具,甚至比我那時辰用的加倍老舊。我用著比他們好的工具,感受有點欠美意義,不外現在已經被超越了。真的是好懷念啊。吃的工具很好,留宿也完全沒有感覺不舒服。我可是感覺真是個很是棒的國家。

在那次拍攝履歷中,您只要一位翻譯和一位助手。假如不懂中文,在云南、北京、上海等這么多地方拍攝,會碰到很多困難吧?

秋山亮二:那卻是沒有。照片是不需要說話的。電影需要花長時候辛勞拍攝,但照片是拍攝瞬間的工具。只要看對了,立即就能找到想要拍攝的瞬間。


中國很多讀者都很是喜好這些孩子的照片,由于孩子們在頑耍中的很多心愛細節都被您捕捉到了,大師都被這些細節感動。能談談在拍攝時,您的想法嗎?

秋山亮二:我經常期待驚奇的瞬間。美麗啊,心愛啊,辛勞啊,我樂于看到這些瞬間。我的性情不是可以一向期待的那種,我會一向走,然后拍攝忽然映入視線的瞬間。我用的是祿萊雙反相機,幾近不怎樣對焦、完全靠意想就拍的那種相機,可以很輕松地敏捷捕捉畫面,這一點很棒。

那時孩子們對您的拍攝有怎樣的反應呢?有沒有印象比力深的拍攝故事?

秋山亮二:不熟悉的大叔,拿著希奇的工具出現,起頭大師都很驚奇,可是孩子們很快就會習慣,忘記了我在那兒,這也是我期待看到的。

年輕時,我很想當通明人。如果他人看不到自己的話,多好啊。孩子們忘記我在那邊時,就是那種感受。

偶然辰會想,不管去哪兒,為什么大師都能這么接管我呢。假如是日本的話,孩子們會更謹慎,家長們也會說些什么吧。在中國普通的平常生活中,出現希奇的本國人來攝影片,孩子、家長們都沒有任何抵牾。他們完全沒有感應可駭危險什么的,這讓我很高興,也很欣喜在拍攝的進程中沒有給大師添很多麻煩。


拍攝進程中能否也有些遺憾呢?

秋山亮二:接待我的機構會費心給孩子們系上標致的蝴蝶結,涂上口紅,等著我去拍。雖然很感激,可是我更想要拍攝實在的臉色。影集里面,也有一些這樣孩子的照片,不外還好沒有讓人感應不調和。

假如您有機遇再會到某位您拍攝過的小朋友,會想對他/她說些什么?

秋山亮二:首先說“感謝你,讓叔叔度過了很是愉快的時光。”“假如想要照片的話,我來給你。”

他們現在已經四五十歲了吧,聊的來了嘛。那時我感覺大師進修都很盡力,在借書的書店,大師一路讀故事。日本也有可以借書的書店,我上小學的時辰,1950 年左右,5 日元可以借到讓男孩子們熱血沸騰的故事書——《基督山伯爵》《怪盜魯邦》等。所所以一樣的呢,有很多讓我回憶起童年的場景。

您的父親也是很是著名的攝影師,他的職業履歷對您能否發生影響?

秋山亮二:有很是大的影響。父親是很開暢的人。在日本,在外經常淺笑,在家沉默不語的漢子很多,可是父親不是這樣,在外在家都是很高興的樣子。唯一一次,我上小學的時辰,說了母親的壞話,被父親打了屁股,除此之外,父親沒有對我發過脾性。父親也經常帶我去攝影。所以我至心感覺攝影片的人是很幸運的,就自然走上了攝影的門路。

攝影的方式自己沒有遭到什么影響。與其說父親是攝影師,倒不如說父親是在謄寫關于攝影的故事中度過了平生。在生活態度方面,我遭到父親很是大的影響。

您已經在談到自己攝影生活的時辰,提到了一本小說《東海道中膝栗毛》,說很喜好里面人們看待天下的眼光,您愿意再具體說說嗎?您看待天下的眼光是怎樣的呢?

秋山亮二:我有兩本鐘愛的書——《西游記》和《東海道中膝栗毛》。這兩本是怎樣看也看不膩。《西游記》是小時辰讀了兒童版本,長大以后又讀了原版,兩個版本都很成心機。《東海道中膝栗毛》是報告彌次和喜多兩小我的觀光故事。我是做攝影的,和拍照機一路觀光,邊走邊拍碰到的人和事。從這點來看能夠感遭到了親熱。

昔時,作為很是優異的年輕人,您從早稻田大學文學部結業,然落后入美聯社 /《朝日消息》做攝影記者,工作一年后又成為自在攝影師并延續至今。在那時來說,每一個挑選都是很是需要勇氣的。能對峙 50 年處置自在攝影,也很是不輕易吧?

秋山亮二:那時,自在攝影師挺輕松的。雜志、出書社很多,攝影拜托也出格多。雜志和書銷量好,需求也很多。所以完全沒有感覺不輕易。只要一個,剛剛成婚的時辰,我們夫妻雙方都要工作,倘使有雜志的拍攝使命的話,大要五六個版面,我的支出是 5~7 萬日元的樣子,和那時的上班族月支出差不多。

但是,我的工作方式是碰到自己想拍的工具,告訴雜志社的人,對方贊成,我去拍,可是,我總是沒有什么想拍的工具,所以就沒什么工作。因而,成婚一兩年以后,孩子誕生之前,妻子就和我說:“不多點工作不可啊。”要說艱辛也算有點(笑)。不外我也沒怎樣檢討。

秋山亮二童年期間

秋山亮二師長青年期間

您能分享下現在的生活是怎樣的嗎?

秋山亮二:現在我不再攝影片。最初的工作是2年前的“JR西日本”( 西日本搭客鐵道株式會社)的工作。阿誰工作大要需要一周,我說不想用電子拍照機,對方說用膠卷也可以,所以我才接了這份工作。我一般不愛用助手,一切的工作都是一小我做。因而,那時辰我就一小我拿著三腳架和器械去拍攝,感受體力上已經跟不上了,終極還是給約請我拍攝的人添麻煩了,所以從那以后我就不再攝影了。

現在,我首要處置點評照片的工作,為 2~3 個攝影課堂工作,大概為攝影雜志寫寫連載文章。我之前就很喜好寫文章。

之前攝影片用手指,可是現在我光看就能把照片“拍”下來。處置攝影久了,就算不真拍,光看一眼,場景就會在我腦海里釀成照片,所以我已經不需要拍照機了。只不外腦海中的照片是留不下的。

作為攝影師,我能夠屬于懶惰的那種。現在就算不攝影片,也找到了可以愉快生活的源泉——狗和大提琴。我早晨 5 點起頭喝點酒,7 點吃晚飯,8 點喝杯熱牛奶睡覺。

2019 年 6 月《你好小朋友》復刻版封面

《你好小朋友》的新版本行將由青艸堂在中國印刷復刻版,叨教您的心情是怎樣的?對書有怎樣的期待呢?

秋山亮二:能夠是父親的遺傳,我沒有那種把自己的作品傳播后代的想法。所以也沒有再整理照片。要說為什么,是由于我感覺照片總有一天會消失的,這樣也挺好的。

對我來說當下正在拍攝的照片是重要的,之前的照片對我來說已經沒法改變。頭銜、獲獎什么的我也沒有愛好,也不曾垂青曩昔。所以直到這個重版的企劃出來,我都沒有把之前的照片看得很重。

這本照片集的底片我都不記得放在哪兒了,雖然找一找五分鐘就能找到,但也意味著它們從我的記憶中消失了。

可是重版的工作一出來,并一步步成真以后,我忽然感覺,拍下來了真好。這之前都沒有這樣的想法,聽到很多人在交際收集對此次的重版暗示很高興的時辰,我真的是感覺作為攝影師無尚僥幸啊。

秋山亮二師長翻閱《攝影天下》雜志,新華社記者杜瀟逸 攝

秋山亮二(Ryoji Akiyama)=圖 青艸堂=供圖

朱一南、崔瑩=文 美帆、杜瀟逸=采訪

本文節選自《攝影天下》2019 年 6 月刊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