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愛,旅行和回憶

2019-6-25 10:53|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147| 評論: 0|來自: 人像攝影

摘要: 一起感受旅途中的未知在我看來旅拍最重要的意義就是:感知陌生,體會生活。旅途中拍下的那些遇見和情緒可以看好久好久都不會膩,因為夠真。我通常會告訴新人,要忘了鏡頭,享受旅途,真聽真感受。比如這片林子帶給你 ...
一起感受旅途中的未知
在我看來旅拍最重要的意義就是:感知陌生,體會生活。旅途中拍下的那些遇見和情緒可以看好久好久都不會膩,因為夠真。

我通常會告訴新人,要忘了鏡頭,享受旅途,真聽真感受。比如這片林子帶給你什么感覺,又或者看到大海是何種體會。我們記錄的更多是戀人牽手共同面對旅程發生的故事,只是找了個合適的時機去還原那種愛意和心情。因為環境足夠新奇和陌生,新人本能就會有足夠豐富的情緒出現。當然在這之前,我會告訴他們要注意的部分,例如姿態管理和情緒控制的小技巧,畢竟有些人不太適合大笑。


我們通常有一個目的地,這是計劃之內的,計劃之外就是通往目的地沿途的驚喜。一路總是有目標,有期待。因為天氣等不可控的因素,行程安排上我們通常會預留兩天時間。拍攝的風格會提前和新人溝通,盡管他們可能會說喜歡我之前的某組作品,但在溝通中往往還是有新的收獲。目的地確定后,我們會設計造型、服裝,準備道具。旅行中,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哪里好看就在哪里拍,比起目的地,我更喜歡沿途的未知。

人的氣質決定了畫面的氣質
一組照片呈現的最終效果和拍攝時的溝通、引導密切相關。我喜歡自然生動的瞬間,當人物的感覺和我內心的某些畫面重合時就會按下快門。

能否調動起新人的狀態和情緒是關鍵。一般我們拍攝新人,首套服裝都會選擇生活裝,希望他們在還沒有組織好自己的身體以及情緒的時候,盡量輕松一些,所以不會讓他們直接穿婚紗、禮服之類太隆重的服裝。也會告訴他們說,我們前面拍的這些照片能不能用無所謂,先盡可能的放松,找到自己最舒服的狀態。


一定要去鼓勵你的拍攝對象,特別是當他們表現得好的時候。新人的自信是在攝影師的引導和鼓勵中逐步建立起來的。我會告訴他們,我在時刻通過相機鏡頭觀察著,他們可以通過我的快門聲音來感受,足夠吸引我,我就會不斷地按動快門,身體放松、動起來,我們慢慢配合。如果有好照片,也會給他們看一下,這是一種激勵,讓他們知道這就是我想要的。我一直反復強調,我拍的是你們在一起的感覺,你們做好自己就行。我希望他們用自己的身體語言展現,那樣真實和細膩的愛自然會從指尖、發梢、眉眼中散發出來。人的氣質最終決定畫面的氣質,這個很重要。

那些新人教會我的
這次在日本拍攝了兩對新人,一組在東京,另一組在京都奈良。東京的話,主要有三個目的地:富士山、淺草寺、東京塔。我并沒有選擇那些標簽化的視覺符號,而是希望把更多的旅行感和生活氣息融進畫面。


在京都發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當時新娘想要去一個有著幾百年歷史的廟宇里拍,可當我們趕到那,卻被告知現在不允許拍婚紗照了,因為之前有中國人在拍攝時沒有遵守規矩。可當我們放下相機進去參觀時,卻發現有其他膚色的人在拍攝,當時寺里的人又不會英語很難溝通,新娘就在留言薄上寫了一段話,大概意思是,為之前我們同胞的不矩行為表達歉意,但請不要一概而論的否定,希望能被公平的對待。當我們走出寺廟大概一刻鐘左右,突然一個車停到了我們面前,下來了三位僧人,他們90度鞠躬一直在道歉。原來是看了我們剛剛的留言,覺得很抱歉,希望我們如果愿意的話再回去拍攝。這件事對我的觸動很大。這就是現在的年輕人和他們處理事情的方式,而他們就是我的客戶。

我平時也會累計很多東西,包括各個年齡段關注的一些熱門話題和相關知識儲備,我現在拍攝的新人年齡跨度很大,我需要和他們在溝通中有共鳴,這樣在我表達想要的畫面感時,他們也能快速領悟。其實每次拍到最后,我和新人的交流就會很少,默契變得很高。


有光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平時在拍攝中,對我影響最大的因素可能就是光線了。對我來說,有光的地方就是好地方。日本有很多得天獨厚的人文條件和自然風光,我不太用去特意照顧背景,可以放更多的精力在觀察新人上。

我比較喜歡側逆光,因為表現人物會很生動,我的拍攝幾乎都是不用閃光燈的。純自然光的氛圍能夠更好也更真實地留存住旅行當下的感受,也比較符合我的影像風格,自然、生動,真實的記錄,盡力還原當時的心境和情緒。

 
拍攝的黃金時間主要是一早一晚,行程安排自然會把重頭戲安排在早晚。黃昏時山頂的小鹿,夜景中的奈良縣,一切都特別美。當然中午的頂光時段我們也出過很多好片,樹蔭下會是不錯的選擇。


生動鮮活的生命氣息
想要畫面有呼吸感和生命力,不僅僅在于對運動元素和快門速度的控制,人本身的情緒感染力才是核心。我希望他們在我的鏡頭里也是鮮活的、真實的,就像平時生活中一樣。還有一些輔助的小方法,我會帶一個輕便的藍牙音響,讓新人自己選歌播放,當那些對他們有特殊意義的歌聲響起時,就能很快進入情緒,沉浸在里面。

運用鏡頭完成的那些虛實效果,都是為了看見。比如我在拍人的背影時,焦點可能落在風景上,人物主體被虛掉了,是因為那些山、那些湖泊,就是我希望讓你看到的。
我覺得人像攝影最重要的是講述人在干什么,這樣才會有相應的情緒。那些晃動啊、移軸啊,這些技巧性的東西,除了強化“看見”,另一個作用就是為了避免審美疲勞。就像我們在欣賞書法作品時,即便是相同的字,也總是希望能看到變化,而不是重復,這就是藝術創作所必須的新鮮感。

 


再次想起,依然溫暖如初
我希望我拍攝的照片,他們無論什么時候拿起來看,都會是溫暖如初的。所以我盡量拋開那些流行的風格和色調,專注于記錄和還原我們回憶中的感受和氣氛。

對于我來講,一張照片是否吸引我,關鍵在于它的內容是否有故事性,以及能帶給我的思考。而光線、色彩、構圖,這些都只是手段,是最基礎的表達,是為核心內容服務的。


其實攝影師自己的經歷,自己的看見、喜好、回憶、體會都會成為畫面的一部分。我們會想要把那些對生活的感受留下來,影像就是留存記憶的方法。那些旅拍作品,展現的是他們的愛,留下的何嘗不是我的回憶。很多時候,我只需要等待想要的那個畫面出現,然后按下快門就可以了,看起來簡單的記錄,但是在里面,又會填充很多東西,這就是所謂的累積,每個人的經歷、喜好、認知都不同,這也就決定了最后作品的風格和層次。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7-2 02:29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上海天天彩开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