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20世紀最杰出的人像攝影家愛德華·史泰欽

2019-5-29 14:40|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665| 評論: 0|來自: 北京文藝網

摘要: 史泰欽拍攝的雕塑家奧古斯特·羅丹與維克多·雨果的肖像  《與攝影共生》是20世紀最重要的攝影師愛德華·史泰欽逝世后,在歐洲舉行的首個大型展覽,從服裝到花卉到戰爭,重現了史泰欽在眾多攝影領域的開創性功績, ...

史泰欽拍攝的雕塑家奧古斯特·羅丹與維克多·雨果的肖像

  《與攝影共生》是20世紀最重要的攝影師愛德華·史泰欽逝世后,在歐洲舉行的首個大型展覽,從服裝到花卉到戰爭,重現了史泰欽在眾多攝影領域的開創性功績,同時第一次展出史泰欽生前拍攝的約200幅時尚照片和名人肖像,包括嘉寶和丘吉爾 
  他的鏡頭中出現了目中無人的演員嘉寶、狂妄自大的詩人葉慈和盛怒的丘吉爾。也許只有史泰欽可以惹惱穩重的丘吉爾,不然,世人目中的丘吉爾,將永遠是那副凝重、謹慎、刻板的面容

  愛德華·史泰欽(Edward Steichen)注視著微明的月色,摸索著將鏡頭對準紐約長島一個寧靜的池塘。空氣純凈,溫暖的光線透過小樹林投射在他年輕的臉龐上。那年他25歲,已小有名氣,但在那個攝影還未受重視的時代,史泰欽或許很難想到,他將成為20世紀最重要的攝影師之一,人們要通過他審視20世紀的攝影史。他自然也很難想到,2006年蘇富比拍賣公司一落槌,這幅拍攝于1904年的《池塘月升》便以290萬美元,成為當今世上最昂貴的攝影作品。

  一幅拍攝曼哈頓的喬治·華盛頓大橋的巨幅相片安置在法國巴黎國立網球場美術館門口,作為目前正在舉行中的《史泰欽:與攝影共生》回顧展的開始,它寓意史泰欽在攝影各流派與各門類之間的橋梁作用。《與攝影共生》是史泰欽逝世后在歐洲舉行的首個大型展覽,展出包括史泰欽6個創作時期、所有創作門類的約400幅代表作。策展人還獲得了Condé Nast集團的檔案,第一次展出史泰欽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為《Vogue》和《名利場》拍攝的約200幅時尚照片和名人肖像。展覽將于12月30日結束。隨后,濃縮版《與攝影共生》將在瑞士、意大利和西班牙展出,時尚攝影作品則將以《史泰欽:時尚高度》的名義,巡回至瑞士、意大利、西班牙、德國和美國。

  用藝術賣衣服和雜志

  拍攝《池塘月升》時,史泰欽已從巴黎歸來,與比他年長15歲的攝影家阿爾佛雷德·斯蒂格里茨一起,創立了“純粹派”攝影。但年頭不長,兩人便分道揚鑣,1923年史泰欽受聘于Condé Nast集團,成為史上第一位時尚攝影師。在其94年的人生中,史泰欽涉足甚廣、跨界頗多,從服裝到花卉到戰爭,他在許多領域都有開創性的功績。

  攝影誕生于19世紀早期。一直到20世紀初,繪畫依然是籠罩在攝影之上的規則,攝影師必須通過場面設計和暗房加工,讓攝影作品顯得“像繪畫”,像“攝影的拉斐爾”,才算創造了“藝術”。身處那個時代,史泰欽亦受此影響。十余歲,史泰欽在學習平板印刷術的同時,愛上了繪畫與攝影,但他似乎更傾向于繪畫。早期,他使用凡士林油模糊鏡頭或在暗房中操作負片,印制出模糊而詩意的人體與景色,獨具印象主義意味。雷諾阿筆下的裸女、莫奈畫里的孤舟,都隱約展現在史泰欽的相紙上。

  1900年,同樣因為繪畫,史泰欽造訪巴黎。在那里,他結識了馬蒂斯、羅丹、塞尚、圖魯茲·勞特累克等人,并將他們的作品第一次介紹到美國。回到紐約后,他與斯蒂格里茨創立“純粹派”攝影,并創辦季刊《攝影技巧》。這一派追求微妙的光影變化與清晰的線條表現。1917年,史泰欽參軍,在一戰時的美國軍隊承擔航拍任務,搜集法國北部敵方炮彈的布局和后方軍隊的調配情報,自此徹底放棄繪畫風格,轉向拍攝清晰準確的圖像。

  1923年,《名利場》雜志將史泰欽評選為“最偉大的人像攝影師”,Condé Nast集團立即與史泰欽簽約合作。在清高的斯蒂格里茨眼中,史泰欽此舉,無異于出賣了自己,出賣了攝影。多年的朋友不歡而散,而同樣的爭議將伴隨史泰欽的一生。人們不斷質問:為何用藝術賣衣服和雜志?

  史泰欽從未正面回答這一問題。只在晚年,他有些賭氣地表示:“我不知道有什么藝術不是商業的。”他還拉來米開朗琪羅擋箭:“他也會喜歡別人為他的作品多付點錢。”

20世紀最杰出的人像攝影家

  那次爭議性的簽約之后,他的鏡頭中出現了目中無人的演員嘉寶、狂妄自大的詩人葉慈和盛怒的丘吉爾。人們知道,這些名人愿意在同樣有名的史泰欽面前擺姿勢;而且,只有同樣霸道的史泰欽可以惹惱穩重的丘吉爾。不然,世人目中的丘吉爾,將永遠是那副凝重、謹慎、刻板的面容。

  這次雇傭標志著史泰欽創作上的分水嶺。他是第一個現代主義時尚攝影師。而這,只是他的攝影歷險中的一部分。史泰欽自己認為,“每隔十年,人就應該鞭策自己,好使自我進入一個全新的境界!”而在《時代》雜志看來,他正是這樣一位革新者,“不斷試驗最新的小玩意和攝影技術。”他使用早期的口袋相機捕捉巴黎龍尚(LONGCHAMP)馬場上喧囂的人群;他嘗試著將兩張負片糅合重疊,拍攝雕塑家奧古斯特·羅丹:一張是他與維克多·雨果的肖像,另一張則是他與《思想者》;多年以后,他再次采用多次曝光手法,在單幅作品中表現詩人桑德伯格的情緒變化。

  一戰中他克服飛機螺旋槳震動問題拍下的航空作品,為后世空中攝影打下基礎,被歸為“紀實派”。他是“純粹派”的始創者之一,他的“畫意派”作品一再創下天價。他也是時尚攝影的開創者。有時,他從忙碌中抽身,回到自己的花園,灌溉土地、拍攝花朵、植物和昆蟲,有一種鳶尾以他命名,“抽象構成派”攝影在這里成熟。

  1947年起,由于史泰欽在攝影界的盛名,他開始出任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攝影部主任,15年間組織了32次不同風格流派的影展,其中1955年的《人類一家》是那個時代最著名的攝影展。1963年,美國前總統肯尼迪為他頒發“自由勛章”。1964年,他被評為20世紀最杰出的人像攝影家。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4 19:23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上海天天彩开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