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寂靜的領班

2019-4-28 11:23| 發布者:cphoto| 查看:4605| 評論:0|來自:Ian Beesley

摘要:“對我來說,這張照片既美好又凄涼:照片中的人給了我堅持攝影的勇氣,鼓勵我事業的起點;而這張照片所記錄的,卻是他事業的終點。” ———— Ian Beesley1972年,我從學校輟學,開始在布拉德福德的 Esholt 污水處 ...

“對我來說,這張照片既美好又凄涼:照片中的人給了我對峙攝影的勇氣,激勵我奇跡的起點;而這張照片所記錄的,卻是他奇跡的盡頭。” ———— Ian Beesley

1972年,我從黌舍停學,起頭在布拉德福德的 Esholt 污水處置廠打工。這張照片即是在那邊取的景,照片中的男人是我工作時的領班 Bob Rowell。工場的情形跟狄更斯作品中的描寫幾近如出一轍,他們從當地的紡織廠收集廢物,然后加工成化肥出售。我很榮幸地被放置到了一個相對輕松的工作崗位,首要負責一條26英里長的鐵路。

Bob 是一個很是嚴厲的下屬,關于這點我可沒有亂說。他絕對是個狠腳色,雖然歷來沒有上過學,但卻異常聰明;不但如此,他還加入過二戰,雖然最初還是落到在 Esholt 打工的了局。我在那邊工作那會兒,他已經有30年的工齡了。那時和我一路的還有別的幾個剛入職的年輕小伙,記得那時 Bob 最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看在天主的份兒上,你們工作給我專心點吧。”

節衣縮食了好幾個月后,我終究如愿買下了人生中第一部相機。我起頭在工作間隙拍一些照片,Bob 也很支持我:”拍得真不錯,是塊上藝術黌舍的料。”在他的激勵下,我成功考上了藝術黌舍,不外那已是18個月以后的工作了。后來,我也一向跟 Bob 連結著聯系。1977年,Esholt 開張的消息傳來,工場600多名員工將要落空飯碗。我決議故地重游,用相機記錄這些珍貴回憶。

回到工場的時辰,我遠遠地看到 Bob 坐在乘務員工作室中一動不動,以為他只是在打個盹。我穿過門廊并拍下了這一幕。聽到快門聲以后,他下認識抬起頭來。那一刻我才發現他在哭。我問他有什么不順心的工作。”剛剛收到工場的斥逐信,”他說道, “都竣事了。假如我只是一匹馬的話,他們指不定會間接宰了我。”雖然早就意想到工場撐不了多久,但這一刻對他來說仍然是致命沖擊。

我為適才拍了照片而向他道歉,他卻跟我說:“沒什么好抱歉的,現在這可是你的奇跡了。”

對我來說,這張照片既美好又凄涼:照片中的人給了我對峙攝影的勇氣,激勵我奇跡的起點;而這張照片所記錄的,卻是他奇跡的盡頭。

關于攝影師

1954年誕生于布拉德福德,曾在 Bradford Art College 和 Bournemouth & Poole College of Art 就讀。

影響:受Bill Brandt、Humphrey Spender 和 Don McCullin的作品影響。

高峰:被授與英國皇家攝影學會名譽院士。

低谷:為一家鳥糧公司拍攝鸚鵡照片。

倡議:臉皮一定要厚,由于你會經常被拒之門外。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