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他還沒有倒下,希望你能幫幫我們的攝影記者!

2019-4-11 09:33| 發布者:cphoto| 查看:1455| 評論:0|來自:中國青年攝影網

摘要:病魔兇猛,人間有情!他還沒有倒下,希望你能幫幫我們的攝影記者!徐文閣,南方都市報首席攝影記者,自嘲是“深圳街頭一匹狗”。曾用鏡頭記錄下太多生命故事的他,2018年突患李斯特菌腦干炎。2019年4月2日至3日,一 ...

病魔兇悍,人世有情!他還沒有倒下,希望你能幫幫我們的攝影記者!

徐文閣,南方都會報首席攝影記者,自嘲是“深圳陌頭一匹狗”。曾用鏡頭記錄下太多生命故事的他,2018年突患李斯特菌腦干炎。

2019年4月2日至3日,一場徐文閣攝影集的愛心接力刷爆朋友圈,停止到發稿時,經過各類方式籌得金錢跨越300萬群眾幣。

徐文閣,同事們都親熱地稱他叫“徐哥”,職業生活始于故鄉江西,由于一些報道不受故鄉待見,2001年他被迫背井離鄉來南下深圳謀生。在這里,他起頭了一個攝影記者的創作高峰。

那時深圳剛剛走出“你被誰拋棄”的陰霾,重啟作為鼎新開放先行者的第二次進化。一個攝影師和一座城的命運,就這樣發生交集。

十八年如一日,他盤桓在深圳這座荷爾蒙非常興旺的年輕城市的街頭巷尾,隨時出現在驚心動魄的突發消息現場,用他手中的拍照機與這座城市同呼吸、共命運。

他說自己天生是做記者的命。不管何時只要到達消息現場,他都頓時腦筋冷靜,正確卡位,并在關鍵時辰按下快門,然后悄悄趕回報社挑選圖片、搶發消息。

作為記者,他職業生活的高光時辰可以從這張照片管窺一斑——

2007年8月31日,在深圳寶安區上塘產業區龍塘社區旁的外來生齒聚居地,民治街道240多名法律隊員完成了一次撤除違章修建行動,在將七八十名違建住戶帶到一邊后,焚燒燒掉了近千平方米違章修建。違法搭建的窩棚仍在熄滅,一位孩子在已經的家中拿水瓢試圖滅火。

這幅圖片在2007年9月1日南方都會報頭版刊登后影響龐大,徐文閣也憑著這幅作品染指第三屆南方都會報消息獎現場消息攝影金獎。

那時置身消息第一現場的徐文閣,實在拍下的是一組極富視覺沖擊力的照片——

滔滔濃煙中一位兒童正拿著水瓢滅火試圖拯救他已經的故里。

違法搭建的窩棚仍在熄滅中,一家人都在拿水瓢試圖滅火。

違建熄滅后的廢墟旁,多名男女在清算早前從窩棚里搬運出來的產業。

對于這些圖片及其背后發生的消息的影響力,遠在杭州的一位市直機關公務員在公然撰文中說:

看著照片上那些住戶們拿著臉盆、塑料桶甚至水瓢,試圖撲滅熄滅著的已經的故里,我的心中隱約作痛,非常憤慨。

放下報紙,我的心境難以安靜。我在自己的博客里記錄了那時的心情,寫下了《蠻橫法律的價格》:“這一把火,在全國各地的媒體上熊熊熄滅,全國各地的城管又履歷了一次極為尷尬的‘燒烤’。在信息化的時代,如此丑陋的消息,無疑會長著同黨翱翔到地球的角角落落。”

作為城管隊伍中的一員,我進步了嗓門,“真誠呼吁全國的城管法律部分,為了這支隊伍的聲譽和莊嚴,萬萬別再做出‘燒人家屋子’這樣與老百姓離心離德的傻事啊!”

經過對消息事務的采訪曝光并鞭策社會的進步,這就是徐文閣這組照片的意義地點,也是記者這個行當的意義地點。

徐文閣自嘲“深圳陌頭一匹狗”,實在也隱喻了現代社會記者被稱為“看門狗”,意指為公共好處看家護院。

徐文閣這類自黑式的昵稱,隱藏著他對自己職業的深深酷愛。他說用“匹”更像馬,比用“條”高級一點,也希望自己是一匹有狼性的“看門狗”。

正是這匹在消息一線不知倦怠奔馳的看門狗,在2018年1月24日采訪完一路毒狗案后,幾乎被死神奪走生命。

有人居然把他人家的寵物狗射死鴆殺,然后去賣狗肉。 徐文閣到達現場時拍到的狗狗們是這樣的——

△ 2018年1月24日,深圳,現場被鴆殺的小狗。來歷 | 南友圈

狗估客被徐文閣曝光并被警方抓了,他自己卻倒下了。

采訪完以后第二天,徐文閣起頭發熱。一個星期發熱未退,家人將他送到醫院求醫。延續的高燒,陪伴著傳染,徐文閣很快墮入昏迷。在醫院ICU病房,他被醫院數次下病發危告訴書,只能切開喉管依靠呼吸機保持生命。直到2018年4月,醫院才初步確診了他的病因——是李斯特菌腦干炎。

這是一種非常罕有而兇惡的細菌傳染腦炎,細菌侵襲了他的腦干,侵害了腦神經,致使他損失了部分呼吸功用,二氧化碳排不進來,隨時會中毒滅亡。他也損失了吞咽功用,不能自立吃飯喝水,只能用導流管用針筒把流食間接打進他的胃里。由于營養不良,他的體重已經不敷百斤,探望他的朋友都心痛地說認不出現在的樣子。

這是之前的徐文閣 來歷 | 南友圈

這是現在的徐文閣 來歷 | 南友圈

這是一場冗長的戰爭。病發一年多,徐文閣來深打拼十多年的積儲已經耗光,現在治療費每月公費三四萬元。

徐文閣是頑強的人,他有一句口頭禪:“我們都是命硬的人!”履歷兩次氣管切開手術,面臨罕有病毒傳染,他頑強地與病魔奮斗,連主治醫生都感慨他能蘇醒已是奇跡。現在的徐文閣仍在廣州中山大學從屬第三醫院治療,隨時能夠出現呼吸停息癥狀,情況很不悲觀。

現在的徐文閣,反頻頻復念道著一句話“我想早點康復,拿起相機重回工作崗位,那邊有我的一切。

為了多渠道籌款,加上徐文閣一向有個心愿,就是出書一本屬于自己的攝影作品集,以回贈列位愛心人士,所以特地拜托南友圈,經過南友圈治理運營的微店眾籌康復治療所需的巨額資金。

出影集、眾籌、助力轉發……一條條轉發的筆墨,是徐文閣康復的希望。

為民請命是媒體人的職責,在眾人看來記者、編輯是一份鮮明亮麗的工作,可是這份鮮明背后隱藏的是沒日沒夜的工作與馬不停蹄的奔走。他們是社會的轉達器、群眾的發聲筒,他們用自己手中的筆和心中的正義去保護各個群體的好處,卻惟獨忘記了自己。

為此南友圈和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結合倡議了“媒體人大病救濟項目”來幫助身患沉痾的媒體人和他們的家庭。

依照徐文閣教員的志愿,影集作品眾籌所得金錢,扣除編印快遞本錢和徐文閣教員未來康復醫療支出以后也會全數捐贈給這個項目。

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

英文名:

China Social Welfare Foundation

建立于:

2005年

基金會性質:

全國性公募基金會

營業主管單元:民政部

基金會主旨:以民為本、關注民生、扶危濟困、同享和諧、辦事社會福利奇跡

基金會法人掛號證書號:基證字第0037號

構造機構代碼:50001979-5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