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專訪程斌:自然攝影絕非“狩獵”,敬畏之心對話生靈

2019-3-14 17:36|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2190| 評論: 0|來自: 中國攝影出版社

摘要: 年初,自然生態攝影師程斌新書《奇趣自然》在中國攝影出版社出版,十五年的積累,百余幅自然題材影像集結于此,自由而靈性的動物呈現于畫面之上,字里行間透露著那份對自然和生命的敬畏,對影像的執著。接下來這篇專 ...
       年初,自然生態攝影師程斌新書《奇趣自然》在中國攝影出版社出版,十五年的積累,百余幅自然題材影像集結于此,自由而靈性的動物呈現于畫面之上,字里行間透露著那份對自然和生命的敬畏,對影像的執著。接下來這篇專訪邀約于程斌拍攝間隙,拍攝過程有哪些特殊的經歷?對于國內自然生態攝影現狀,又有哪些獨立的思考?在接下來的文字里尋找答案。

采訪 | 中國攝影出版社
被訪者 | 《奇趣自然》作者程斌 

《奇趣自然》作者程斌。

全文共4151個字,預計閱讀時間7分鐘

       您在微博上用“2003-2018,十五年的等待”來形容這本《奇趣自然》的出版。對您個人而言這本書意味著什么?

       程斌:對我而言,這本書經過了十五年的積累和提煉,也可以說是一種從發芽到開花結果的過程。還像一種昆蟲——蟬,有一種蟬十幾年時間生活在地下的泥土里,有朝一日鉆出地面,蛻變和羽化。很難說哪個階段更重要,我越發覺得真正支撐我走過這么多年攝影歷程的動力,恰恰是那些過程當中的點點滴滴。歷歷在目的記憶,就像是這本書的頁碼,鐫刻在我的心里。

作者:程斌
版次:2019 年1 月第1 版
定價:198.00 元

       作為一名自然生態攝影師,什么樣的機緣巧合讓你走上這條道路?與其他題材相比,自然生態攝影的特點及魅力有哪些?

       程斌:小學時代,家里開的照相館主要是以拍攝人像為主,對于那種凝固瞬間的感覺,從拍攝到顯影的過程,我有著莫名的深厚興趣,甚至近乎于情結。我從小最愛看的節目是《動物世界》,即使是卡通片,也喜歡以動物為主題的類型。這更像是與生俱來的一種本能,一種天然的吸引。小時候用畫筆去描繪它們,長大了用相機去表達它們,這從本質上并沒有什么不同,形式變了,方法變了,心沒有變。

       和其它題材相比,自然生態攝影更像是生命之間的對話,雖然這種語言還不能做到無障礙交流,但恰恰是超越了語言的那種聯結,超越了我們通常的認知范疇,生命和生命之間,不用費勁兒就可以有心靈感應,這是一種返璞歸真的天然質樸。不必用深深的套路和刻意的擺布,不必被很多教條束縛。也如同先祖北宋理學家程頤所提出的“天理”學說,從東方哲學的角度去闡釋,天理就是大自然的大規律,至今人類所知有限。相對來說,自然生態是自由的,是可以有無限自由的。因為它是我們的客觀世界中最博大的空間,不僅僅是動植物本身,而包括了人類在內的眾多生命體。超越了人類主觀的定義,也超越了所謂的文明,這其中有無盡的奧秘,也有著人類目前遠不可及的大智慧。它還不被時代所局限,穿越千萬年,自然而然地存在著。就像我在《奇趣自然》的后記中所想表達的,人性和動物性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如果我們勇于承認淺薄無知,那也許正是跨進智慧之門的開始。

燕鷗,拍攝于西藏阿里,NIKON D7100,1/1603sec,f / 8,ISO400,240mm

林嶺雀,拍攝于西藏墨脫,NIKON D7100,1/1000sec,f / 10,ISO800,80mm

東北虎,拍攝于吉林長白山Canon EOS 5D Mark IV,1/395sec,f/6.3,ISO100,600mm 

大熊貓,拍攝于四川臥龍Canon EOS 5D Mark III,1/32sec,f/6.3,ISO400,400mm

眼鏡王蛇,拍攝于西藏墨脫NIKON D7100,1/400sec,f/7.1,ISO500,260mm 

野外拍攝,氣候、環境等不可控因素比比皆是,拍攝難度隨之增加,在您看來,拍攝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程斌:最大的挑戰來自于野生動物們仍然十分懼怕人類,我們難以靠近它們,所以很多人寧可不遠萬里去非洲,去南美洲,不惜代價地跨越半個地球去尋求和野生動物們的親密接觸。中國這近幾十年的歷史中,發生了無數次人類對于自然世界瘋狂地掠奪。一哄而上,竭澤而漁。這種現象雖然在近幾年得到了有效的治理,但是動物們的基因里,從表觀遺傳學的角度來看,動物們對人類所有的恐懼都被寫進了DNA,這種情況是需要幾十年,甚至更久的時間來迭代刷新。慶幸的是,在那些人類難以到達的地方,野生動物們受到的綜合壓力小很多,這種更新也會更加快速一些。人類是大自然中眾多生物的天敵,不改變價值取向,和諧一詞就只能停留在字面當中,所以我們這些人跋山涉水,也是先從自己做起,嘗試認識它們,解讀它們,尊重它們。

       不斷有媒體曝光,某些自然生態攝影師,作品涉嫌擺布甚至是虐待動物,以期降低拍攝難度達到拍攝效果,對于這種現象您有什么看法?

       程斌:就從“自然生態”這四個字的字面上說,自然就是要自自然然,不能弄虛作假。生態就是生物之間要有自在自為的狀態。顧名思義,這幾乎是不用解釋的,卻也正是很多人懵懂不知的。拈輕怕重是人的本能,這不僅僅存在于自然生態攝影領域,想必大家都很熟悉,在人文和風光攝影等領域,這些現象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這種問題的根本在于人們怎樣看待價值和生命。如果為了獲獎,為了增加一些名氣,心存僥幸地做一些連自己都不齒的行為,這本身已經遠不是攝影的問題,而是社會問題。所以這個時候,能力挽狂瀾的絕不是某幾個人勇敢地站出來呼喊。而是具有話語權的平臺和機構,怎樣去從自身校正認知,提升認知,然后再去倡導和引領大家,這才是讓一切進入良性循環的可能。大家拭目以待。


123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2 11:41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上海天天彩开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