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90歲草間彌生:圓點通向無限,奔馳在“高速公路”上

2019-3-8 09:02| 發布者: zhcvl| 查看: 1473| 評論: 0|來自: 藝連網

摘要: 3月7日,展覽“草間彌生:愛的一切終將永恒”將在上海復星藝術中心開幕。這是2013年以來草間彌生在上海舉辦的首次大型機構展覽,展示藝術家最新的藝術創作。草間彌生為展覽特別創作大型沉浸式裝置,與此同時,著名的 ...

3月7日,展覽“草間彌生:愛的一切終將永恒”將在上海復星藝術中心開幕。這是2013年以來草間彌生在上海舉辦的首次大型機構展覽,展示藝術家最新的藝術創作。草間彌生為展覽特別創作大型沉浸式裝置,與此同時,著名的 “無限鏡屋”裝置、“我的永恒靈魂”系列繪畫以及專為本次展覽所作的花卉雕塑都將向觀眾展出。


“死亡終將走向我。直到那時,我都希望能夠用草間的哲學去創作藝術。”——草間彌生


草間彌生肖像, 圖片版權:草間彌生


1929年,草間彌生在日本長野縣松本市出生。她的家境富裕,家中擁有一大片土地和采種場,外公和母親還常常對當地的畫家提供贊助。然而,富裕的生活沒有讓草間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她那作為入贅女婿的父親生性風流,母親則性情暴躁,緊張的家庭關系給草間帶來了巨大的精神壓力。1941年,戰爭逐漸蔓延,就在這一年,草間開始出現幻覺,“我會看到物體周遭浮現光芒,聽見植物或動物在說話”,她在《無限的網:草間彌生自傳》中寫道。出現幻覺時,草間會將這一切畫到素描本上,獲得暫時的平靜,而這也成了她繪畫的原點。


“二戰”結束后,草間彌生離開家鄉,前往京都市立美術工藝學校,在那里學習了膠彩畫,然而,陳腐的學校教育和當時保守的日本畫壇讓草間彌生難以忍受,她向往美國紐約的自由環境。草間彌生找到美國藝術家歐姬芙(Georgia O’Keeffe)的地址,開始與她進行書信交流,在歐姬芙的鼓勵和引薦之下,1957年,草間踏上了美國的土地,當時,她帶了用一百萬日元換成的美金。


在草間彌生紐約工作室覆蓋整面墻的網狀畫前,1961,草間彌生  圖片版權:草間彌生


圓點是草間彌生創作的一大母題。在本次展覽上,草間彌生創作了名為“無限蘊藏的波點希望將永遠籠罩宇宙”的裝置,黃色莖狀有機圖案,由藝術家的標志性黑色波點覆蓋,復雜地纏繞在一起,相互纏繞,覆蓋整個空間。黑色的波爾卡圓點經過鏡屋的反射,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在展覽上展出的“我的永恒靈魂”系列繪畫中,同樣能看到大量的圓點圖案。


草間彌生,《圓點迷戀》,2014  圖片版權:草間彌生


“圓點是立體的、無限的。而且,圓點還象征著生命——月亮、太陽、星星是由數億顆圓點構成的。這是我最核心的哲學。我想通過圓點構成的和平在我的心靈深處生發出對永恒的愛的憧憬。”草間彌生曾經這樣寫道。通過這些圓點,她希望能夠從自己的位置,度量宇宙的無限。圓點是草間獨特的表現方式,她首先在畫布上鋪展一個靜態的平面,然后在其上不斷地添加肌理,一筆一筆地增添筆觸需要花費漫長的時間,因此會讓干燥的白色顏料出現更多層次,從而堆疊出一種無限延伸的實體感。這樣的繪畫柔軟而具有韌性,看起來毫無重心,又吸引人去探索其中微妙的變化。事實上,這種到了紐約以后才廣為人知的表現手法可以追溯到草間年少時代在日本的諸多創作。“我會在四開的白紙上,用墨汁描繪細碎的一群斑點,用鋼筆畫細胞狀的排列組合……”如果現實世界沒有為草間提供出口,那么當她一個人坐在家鄉的河邊或山里一筆筆畫出這些繪畫的時候,她在圓點中找到了通往神秘無限的入口。


借由圓點,草間曾提出她著名的“自我消融”理論。 “我要用天文數字的斑點,編織出一張蒼白虛無的網,在此時此刻提出宣言,消融自我、他者和宇宙的一切。”她的圓點不只出現在畫布上,也會以各種形式在空間中獲得生命。在本次展覽中,一條帶有凸面鏡子的小徑蜿蜒于展廳內,每個鏡子代表一個圓點,成倍遞增地反射著觀眾、建筑和周遭環境。在草間的作品中,時常出現鏡子的意象,它們有時與圓點結合,映照出蕓蕓眾生和宇宙無限。


草間彌生,《早上醒來》,2007  圖片版權:草間彌生


草間的圓點從她的內心世界生長出來,布滿畫布,蔓延空間,后來還由此發展出各種具有政治意味的裸體“乍現”(即偶發藝術)活動。這些活動發生在各個場所,她召集了一批嬉皮士,在他們的身上貼上或者繪上圓點。通過這些活動,她呼吁人們“自我消融”,讓個體、沖突、戰爭全都消失,讓所有人融為一體。草間用乍現表達她反戰、反對繳稅、性解放等主張。


來到紐約后,草間彌生通過一系列展覽以及乍現收獲盛名,圓點和網紋作為其獨特的創作方式,也影響了當時美國的藝術界,其“反復”“增殖”等概念給波普藝術、極簡主義等帶來了深刻的啟發。在美國,雖然與不少藝術家交往密切,但草間不愿意被歸類于任何一種風格。1950年代,草間剛到紐約時,行動繪畫正風靡整個藝術屆,然而草間不愿順應市場布其后塵,“創作從自己內在培養出來的原創作品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她在自傳中寫道。事實上,無論從身份還是風格上而言,草間始終都是一個“局外人”,并且自愿做一個“局外人”。“當時,紐約大約有3000個行動繪畫的追隨者,而我對他們毫無關心,因為和別人做同樣的事情是無濟于事的。我在內心深處始終是一個局外人。”在她看來,如果在死后被歸類于任何一種流派都將是難以想象的。


草間彌生,《無限鏡屋——閃爍的靈魂之光》,2009  圖片版權:草間彌生


在展覽“草間彌生:愛的一切終將永恒”中,草間還帶來了其近期創作的花卉雕塑。“花”是她終生的主題,而這一主題最初的出現卻是源于幻覺和恐怖,她曾描述自己年少時的經歷:她曾看到一張桌布上的紅色紋飾在空間里蔓延,天花板、窗玻璃、柱子全都蓋滿了一樣的花色。她感到“整個身體、整個宇宙都被紅色的花紋填滿,最后我就消失了”。草間曾在維多利亞國家美術館的三年展中建立一座“花癡屋”(Flower Obsession),展廳中擺放的家具以及地板、墻面全都被密集的紅色花朵所覆蓋,或許這正接近于她當年的幻覺體驗。而在草間的花朵系列繪畫中,鮮花上總是布滿細密圓點和割裂碎片,亦真亦幻,又充滿生命的力量。對于草間而言,鮮花意味著生命的奇跡和神秘,對于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類來說是如此強大。如果說,對草間影響至深的歐姬芙所畫的花擁有山脈一般的廣袤感,那么草間的花則是編織了一個細膩、鮮艷而無限延伸的世界。


草間彌生與其新繪畫系列作品《我的永恒靈魂》,2012  圖片版權:草間彌生


精神疾病伴隨著草間彌生的整個藝術生涯,也因此成為了許多人研究其藝術時慣常采取的一個角度。然而,對于草間而言,藝術是她自己人生的修行,她試圖透過各種材料和畫筆尋找人生和世界的真理。草間曾以梵高舉例,“就我個人而言,盡管梵高精神有問題,他的創作依舊個性飽滿,帶有強韌的世俗美,并且彌漫著一股追尋真理的熱情。這種東西才是最耀眼的精華所在。”


草間彌生,《在陽光下祈禱世界和平》,2016, 圖片由東京/新加坡/上海大田秀則畫廊提供,圖片版權:草間彌生


關于圓點

我持續不斷地創作我所恐懼的東西,然后在其中消融自我。那是我與恐懼斗爭的方式。


“自我相融”

自我消融需要你把自己交付于不斷向前涌動的無限時間,從而掙脫自我存在。我們無法停止我們的存在,正如我們無法擺脫死亡。為了克服焦慮和恐懼,我創造了這些藝術作品,并且讓自己從中消融。如果我們都能自我消融的話,就能建立一個和平而充滿愛的世界。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2 07:22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上海天天彩开什么号